广州麒麟国际助孕中心 > 广州助孕第三代助孕 >

秦皇岛独生子女补贴政策条例,2023秦皇岛生育津贴新政策

点击:739 发布时间:2024-01-20

肠胃不好的病症较多,包含上消化道症状及下消化道症状。通常在进餐辛辣、刺激、油腻、寒凉的食物之后出现,还可在精神紧张、抑郁、饥饿时出现,这时大多为功能性胃肠病,即胃肠紊乱。因而,发生胃肠病症并非一定是器质性疾病,且不同临床表现提醒病症不同,应去医院就诊确立病因,进行相对应医治。秦皇岛独生子女补贴政策条例,2023秦皇岛生育津贴新政策

1.秦皇岛独生子女补贴政策条例

独生子女补贴主要是依据基本国策以及贴合本地实际的情况综合出台的政策,广东省在2016年11月9日就针对独生子女家庭通过了《秦皇岛市独生子女父母计划生育奖励办法》,独生子女所领取的补贴以及各种优惠政策都在该办法中有详细的说明。

在结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之后,秦皇岛市对独生子女家庭的办法中对补贴发放标准主要有三点:

秦皇岛市独生子女父母计划生育奖励金(以下简称奖励金)的申领、资格确认和发放管理,适用本办法;市卫生计生委负责本市独生子女父母计划生育奖励工作的组织实施。市、区公安机关负责提供本市户籍人口基本项目信息;奖励金按每人每月150元的标准发放;市、区财政部门负责奖励金所需经费的安排;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负责随养老金渠道的奖励金代发;市工业和信息化部门负责奖励对象个人信息共享和技术支持。

秦皇岛市财政供养人员奖励金按照经费供给渠道由市、区财政分别负担解决;其他人员奖励金所需经费按照户籍所在地由市、区两级财政按照财政体制规定比例分担。

奖励对象在申请最低生活保障、低收入困难家庭认定、医疗救助等社会救助时,奖励金不计入其家庭收入。同时市政府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适时调整奖励金标准。

2.2023秦皇岛生育津贴新政策

2023年关于秦皇岛女职工应当享受的生育津贴,主要是按照职工生育或者施行计划生育手术时用人单位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除以30再乘以规定的假期天数计发。不过广东省各地区的政策规定都是不同的,详细如下:

1、韶关市

在韶关市想要申请生育津贴的女职工,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分别是正常登记参保缴费的在职女职工、参保人生育或实施计生手术以及享受生育待遇和津贴过程中社保不中断。

2、秦皇岛市

在秦皇岛市顺产的女职工,可以享受98天的生育津贴,难产增加30天,而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15天,而怀孕未满4个月终止妊娠的,根据医疗机构的意见,计15天至30天。

韶关正常参保在职女性可领取生育津贴

3、珠海市

珠海市生育津贴规定,由用人单位按照职工原工资标准先行垫付给女职工,再由医疗保障经办机构按照规定拨付(生育津贴)给用人单位,需注意生育津贴和职工原工资标准不可同时享受。

4、汕头市

通常在汕头市办理生育津贴的期限是分娩后3年之内,而所需要的材料包括医疗机构盖章的出院记录、清晰的门诊病历,而怀孕未满4个月引产、流产的,申请生育津贴应提供含医疗机构休假意见的病历资料。

3.秦皇岛生育津贴2023年一般拿多少

目前秦皇岛生育津贴计算方法通常就是参保女职工生育或者施行计划生育手术时,用人单位上一自然年度参保职工各月工资总额之和÷其各月参保职工数之和÷30×职工享受生育津贴的假期天数,大家可以自行计算。

秦皇岛6000元工资大概能领取1万9千元的生育津贴

举个例子,张女士顺产一胎,享受生育津贴天数为98天,所在单位上一年每月有10位职工参保,每位职工每月申报工资为6000元,那么张女士可领取到的生育津贴为(6000*10*12)/(10*12*30)*98=19600元。

4.“代孕”不再被“禁止”,意味着什么

日前,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对人口计生法进行修订审议。在此前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人口计生法修正案草案中,出现了“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的条文。

会议表决通过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将这一内容删除,这一修订引发社会热议。那么, “代孕”从“被禁止”转为“被允许”是因为什么?又意味着什么?从现实层面看,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针对这些公众关心的问题,咱们来看看伦理学专家、法学专家和医学专家怎么说

受访嘉宾

邱仁宗:著名生命伦理学专家

秦皇岛独生子女补贴政策条例,2023秦皇岛生育津贴新政策

睢素利:秦皇岛协和医学院人文学院教授

刘 平:秦皇岛大学第三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常务副主任

人口计生法的调整体现国家审慎态度

邱仁宗:

此次审议通过的人口计生法,未采纳之前草案提出的“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我完全同意。

因为代孕可以解决女方子宫异常引起的不育问题。任何一项生物医学技术应用于人,首先要考虑实施后的风险-受益比是否可接受。

从代孕技术的现状,以及我国生殖医学专业人员的经验和专业技能来看,将这项技术应用于因子宫异常而不育的患者,其对患者和家庭以至社会的受益显著超过可能的风险或伤害,因此其风险-受益比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把人口计生法草案中的“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也一并删除,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人类胚胎与人体任何一个有功能的部件(基因、细胞、组织、器官等)都不应该被当做财产和商品对待,它们是无价的。同样,人类的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它们既非财产,又非商品,不可买卖。

睢素利:

“禁止代孕”这一条文在草案中出现,在通过的修改后的法律中又被删除,这一方面说明了目前我国存在的种种违法代孕的情况急需法律的调整,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国家在修订法律中的审慎态度。

2001年卫生部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2003年卫生部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也明确规定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代孕技术。

但是在实践中,我国存在辅助生殖技术遭到滥用的情况,出现了许多违法的代孕机构,非法代孕的情况很严重。原卫生部的部门规章仅仅是对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产生了约束力,并不能制止医疗机构之外的组织和个人实施代孕。同时,代孕引发的纠纷也层出不穷。由于代孕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加之缺乏法律的规定,这一类的纠纷在法律处理上也存在着难度。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草案中提出“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把对禁止代孕提升到法律的等级,旨在通过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来严格、全面地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这一条文被写进草案,反映了我国目前“违法代孕”的严重性,以及国家对打击违法代孕的重视。

然而,草案中的这一条文被社会热议,反对的呼声很高,而实践中非法代孕屡禁不止的事实,也体现出一些无法孕育的家庭合法合理的生育需求。这些需求也是国家和社会需要考虑的。因而,一刀切地完全禁止代孕不是解决现有问题的最好办法,也很难达到预期的目的。

刘 平:

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大政方针,面向的是整体人群,实施计划生育法的主要目的是从宏观上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质量。而辅助生殖技术是针对不育不孕患者的疾病治疗手段,代孕的实施需要借助辅助生殖技术。

过去将辅助生殖技术管理与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关联在一起,在管理办法中严格禁止代孕,主要是为了保护计生法的实施、减少管理难度。事实上,计生法和辅助生殖技术面对的是两类不同人群,辅助生殖技术作为临床医疗手段不应在修法中体现,不论辅助生殖技术作为现在还是未来的技术手段,都没有必要包含到法律条文之中。

删除“禁止代孕”条文,不说明现在就放开

邱仁宗:

主张“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的人可能认为,对于不孕的妇女家庭而言,开展代孕技术可能是有好的风险-受益比,但从全社会看,允许代孕技术应用可能引起商业化、欺诈、非医学的代孕、代理母亲拒绝交出孩子导致法律诉讼、国外代孕机构的进入等不良问题。

但试问,其他辅助生殖不也可能有这些负面后果吗?为什么这些技术可以允许,而代孕却要禁止呢?何况,上述负面后果是可以通过良好的管理克服和控制的。

全面禁止代孕技术对于因子宫有病不能怀孕的妇女不公平。每一位妇女有生出拥有自身或配偶遗传物质的孩子的权利,代孕技术的实施维护了这些子宫有异常妇女的生殖权。同样是不孕,为什么输卵管有病被允许获得辅助生殖技术,而子宫有病却不能呢?如果说是因为开展代孕技术的负面后果太大而不被允许,恐怕没有说服力。

体外受精技术同样可能引起许多负面后果,不照样允许开展吗?还有一种说法是,行政管理机构没有准备好,那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呢?从2003年颁布辅助生殖管理办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1年,还要怎么准备呢?

但要全面开展代孕技术,也是不适合的。实际上代孕合法的国家也不是全面开展代孕技术。有管理,就有限制。至少在以下方面有所限制:仅允许为了医学的目的,因疾病不能怀孕的妇女可被允许利用代孕技术;为了非医学目的,如为了嫌麻烦或正好要去国外旅行而找一个人代孕是不允许的;禁止有病不能怀孕妇女及其家庭与代理母亲之间进行金钱交易等。

睢素利:

草案中的“禁止代孕”条文被删除,并不说明现在就需要在我国放开代孕。

目前在我国代孕合法化的时机还不成熟。代孕不仅仅是一个辅助生殖技术应用的问题,也会涉及到法律、伦理等问题。代孕行为的界定问题,父母子女关系的认定问题,委托代孕方的资格要求,代孕孕母的资格要求,代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的承担问题等等,这些诸多的法律问题都需要明确,短时间内很难做到。

另外,在代孕问题上还有社会伦理道德标准需要考量。即便以后时机成熟时放开代孕,也要在法律上严格限制代孕的范围,禁止商业性代孕和防止代孕的扩大化。

刘 平:

上世纪90年代初,北医三院张丽珠教授领衔成功完成了我国的第一例医学代孕,我也有幸参与其中。

那是一位先天性无子宫女性,结婚后非常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患者的表嫂愿意为其提供帮助。在医生的帮助下,患者终于实现了自己当妈妈的梦想。当时开展的这一临床探索,被视为医学的一大突破性进展,填补了国内空白。因为疾病造成不能生育,对于妇女和家庭都是极大的痛苦。医疗原因的代孕可以为身体残缺不能生子的妇女提供帮助,针对这一人群,如果可以合理实施代孕,将是一个福音。

当然现实中也的确存在花钱雇人代孕等不良社会现象,但除非特殊原因,绝大多数人应该都希望能够亲身感受十月怀胎的喜悦,不会让他人代劳。

开展代孕技术,须有科学可行的管理办法

邱仁宗:

在允许开展代孕技术之前,先要制订符合科学和伦理学的且又可行的管理办法。为此,需要请与这项技术相关的利益攸关者都来参加,包括生殖医学专家、伦理学家和法学家、社会学家、妇女工作者、相关社会组织,以及患者和公众代表(相关民间组织)等,对我们应该做什么、允许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如何开展等问题进行仔细探讨,在此基础上制订管理办法。

我认为,在目前的各种代孕情况中,以下两类情况可以开展代孕:一是由配偶双方提供配子,在试管授精后移植到代理母亲子宫内;二是女方提供卵子与供体精子(如男方不育或单身女子),在试管内受精移植到代理母亲子宫内。

应该如何开展的程序性问题上,我们应制订一个针对具有适应证的妇女从开始申请代孕到接受手术再到手术后随访的规范性程序,以及代孕技术机构应有的资质条件和准入的程序要求。此外,还应设立代孕技术伦理委员会,审查代孕技术实施方案,包括代孕理由、代理母亲情况、风险-受益比、技术措施、知情同意、隐私保密、收费标准等。

刘 平:

怀孕生子是人类生存繁衍的正常过程,代孕本身并不构成额外的医疗风险,放开代孕其风险主要来自于伦理方面的考虑。对于因医疗原因的代孕,通过事前严格评估、合理约定、建立保障机制,保护代孕者、孩子、委托代孕夫妇各方的权益非常重要,而如何“约定”是最难的,需要在三方间寻找平衡点。

代孕母亲的付出非常大,相当于一次器官捐献,只不过是一时性的,如果在怀孕期间发生流产或其他并发症,要有效保障其合理权益。代孕者在孕期遭遇身心困难,也有可能要求毁约终止妊娠,委托代孕一方要有承担损失的能力。与此同时,也要强调对孩子权益的保障,如大于28周的可存活儿,就应约定不允许终止妊娠。

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可以有效地检测染色体异常,从而排除染色体异常。受精卵能够在体外受精,然后进行染色体检测,从而确定染色体的正常状态,从而排除染色体异常。


参考资料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