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麒麟国际助孕中心 > 广州助孕中心 >

南宗丹道-筑基功,炼己筑基

点击:478 发布时间:2024-02-10

张伯端《悟真篇》所代表的内丹,承袭于钟吕内丹。但钟吕丹法尚带有明显的晋唐道教气法内容特色。内丹理法的最后定型与完成,应归功于张伯端。他也是南宗丹法之祖。张伯端的丹法,除了反映在其大名鼎鼎的《悟真篇》中之外,还载于所著《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简称《青华秘文》)、《金丹四百字》、《张紫阳八脉经》三书中。参合四书所论,可看出张伯端丹法特点是性命双修,先命后性,由命入性。这里所谓先后,只是讲侧重而已,而并非说有命无性或有性无命。其丹法步骤承袭钟吕四次第说,即炼己筑基、炼精化無、炼杰化神、冻神还虚。下面依次而论。

(1)炼己筑基

筑基是炼丹的入手功夫。在外丹中,包括立炉鼎丹灶、选炼药材,准备燃料及学习方法等。在内丹中,则是要以身体为炉鼎,神气为药物,将后天破漏之身体元气补足,使其达到内丹的修炼条件。张伯端南宗的特点,是强调通过通关任督来补足后天人体生理机能的亏损破漏,也就是由命功炼养为下手功夫。因此,南宗筑基包括以下工作:

立炉建鼎——这是炼丹的首要功夫。《悟真篇〉七言绝句说:

“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乌免药来烹。

驱逐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

又说:

“安炉立鼎法乾坤,锻炼精华制魄魂。

聚散氤氩成变化,敢将元妙等闲论。”

张伯端所说的鼎器,就是丹家炼丹烹药的人体部位。在筑基阶段,必须依师指点明辨这些人体部位,包括脏腑、经络、气穴、以及内炼特定区域等,不能有丝毫马虎。张伯端将人身中炉灶称为“偃月炉”,即人体下丹田气穴。《悟真篇》说:

“休泥丹灶费工夫,炼药须寻偃月炉。自有天然真火候,何须柴炭及吹嘘。”

翁葆光《悟真篇注》说:“此炉之口仰开如偃月之状,故谓之偃月炉。即北海也。元始祖气存焉,内有自然真火。”

偃月炉上之鼎则为黄庭宫。《青华秘文》详解道:

“黄庭为鼎,气穴为炉。黄庭正在气穴上。缕络相连,是为炉鼎。阴阳为炭,以烹以炼。夫黄庭之在身上,交会之倾,乃元气立之际。此时正开,而丹落于其中,遂固之……万气归鼎,则封固愈密,烹炼愈坚。此炉鼎之所以有也。”

选炼药物——培固选炼药物是内丹修炼的关键环节,也是筑基的主要目的和任务。《悟真篇》指出:

“咽津纳气是人行,有物方能万物生。

鼎内若无真种子,犹将水火煮空铛。”

丹家认为,炼丹的物质基础是“药”。外丹之药为铅汞朱砂水银等矿物质,内丹之药则是人体先天精、炁、神三宝,称为至药,也就是张伯端所说的“真种子”。但人甫一降生,由于各种生命活动,先天精黑神受到极大损耗,无法炼丹。这就需要通过筑基炼养后天精、气、神,以此充养补足先天精、炁、神,以作为修炼内丹之药物。所以,南宗炼己筑基就是通过内炼己身中后天精、气、神来修补已遭耗损破漏的先天精、炁、神。后天精、气、神就是筑基阶段之药。这就是《悟真篇》所述:

“竹破须将竹来补,抱鸡当用卵为之,万般非类徒劳力,争似真铅合圣机。”

炼己待时——筑基的实践功夫就是“炼己”。“炼”是修炼,“己”在南宗丹法中指己身之精、气、神三宝。其下手实践功夫则为“守窍”。张伯端《金丹四百字》说:

“药物生玄窍,火候发阳炉。龙虎交会时,宝鼎产玄珠。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

“玄关一窍”历来是丹家歧义较大的问题。因为一来自张伯端始便含混隐秘其事,二来师承流派不同,解释各异。张伯端在《金丹四百字叙》中说:

“身中一窍,名曰玄牝。此窍者,非心、非肾、非口鼻、非脾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丸。能知此一窍,则冬至在此矣,火候亦在此矣,沐浴在此矣,结胎在此矣,脱体亦在此矣。”

虽然后世丹家对“玄关一窍”或“玄牝”众说纷纭,有说上丹田或下丹田者,有说是危虚穴者,亦有说并无此窍,实是虚比者。但细考张伯端之意,炼己筑基阶段“守窍”之“玄牝”,应是在黄庭。也就是《青华秘文》中所说的“黄庭为鼎,气穴为炉,黄庭正在气穴上,缕络相连,是为炉鼎”。《金丹四百字叙》所罗列非“玄牝”的各关窍位置,独遗黄庭。这并非无意识的遗漏,实即是暗示玄牝一穴即是黄庭。这是丹家合和神炁、交会坎离、交媾龙虎之处,照《悟真篇》说法:“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

守窍之法的旨要为:心为君,神为主,气为用,精从气,意为媒。

心为君:心为神之舍,是一身之君主,也是修炼内丹的统御。因而炼丹首在炼心。《悟真篇自叙》说:“欲体至道,莫若明乎本心,心者,道之枢也。”《青华秘文》则强调心的功用在于“神服其令,气服其窍,精从其召”。同时指出炼心之法为内丹之“下手功夫”:

“盖心始欲静,而欲念未息。欲念者,气之性所为也。此性役真性,常切于耳、目次之。修丹之士,心既无事,则彼固无由而役之矣。其所以役神者,以外物诱之耳。静坐之际,先行闭息之道。闭息者,夫人之息,一息未际,而一息续之。今则一息既生,而抑后息。后息受抑,故续之缓缓焉,久而息定。抑息千万不可动心,动心则逐于息,息未止而心已动矣。”

七情六欲是修炼内丹的首要障碍,必须靠炼己炼心加以克制排除。其具体做法是结踟趺坐,归心入静,行“闭息之道”。其法为一次呼吸后,稍稍闭息,然后做深、缓、细、绵的吐纳,使心境调和安宁,呼吸均匀细绵。

神为主:在南宗丹理中,神是心的功用。心之本体无为,动则有为而成神。所以是神由心生,心动为神。寂然不

动为心,感而遂通为神。神为心中之火,又是内炼之药,符号为龙、汞、火、乌、日等。在筑基阶段,神有元神与欲神之分。“元神者,乃先天以来一点灵光也,欲神者,气质之性也”(《青华秘文》)。炼丹应通过守窍炼心之法炼掉欲神,而使先天元神显现,“今则徐徐铲除,主于气质尽,而本元始见。本元见,而后可以用事。”

气为用:筑基时炼己守窍到一定火候,肾中之精化而为气,冲关而出,打通三关,循行任督,称为“气通任督”或“通三关”。《青华秘文》指出:

“元气之生,周流乎身,而独于肾府采而用之者何也?夫肾府路径,直达气穴黄庭者,一也;肾为精府,精至直引精华而用之,二也;周流于他处则难觅,至精府而可识,三也。心气透肾,意下则直至,采之者易为力,四也。此四者,故采真阳于肾府。”

精是人体生命本原物质,气是精的功能状态。精须靠神火化为气,方能透关循督,为我所用,故而说“气为用”。但是,气有先后天之分。筑基阶段,大药未生,只是靠后天打通任督二脉,并无先天大药可资烹炼。丹家以此为气通任督,与运药之河车运转,即小周天炼精化悉有质的区别。但即便如此,气通任督是炼己守窍的成就,对补益人体后天耗损,养生祛病已具有明显功效,这也就是“筑基”的目的。

精从气:精是生命根本,是内丹修炼的物质基础。筑基阶段,肾中之精在守窍的神火作用下,转化为气,冲关循督,还精补脑,所以称为“精从气”。《青华秘文》指出:“精依气生。精实肾宫,而气融之,故随气而升阳为铅者此也。精失而元气不生,元阳不见,何益于我哉?元神见而元气生,元气生则元精产。”精有先后天之分。先天精是化無炼丹大药。筑基阶段大药未生,所炼之精为后天精。大药产后,所炼之精为先天精。

意为媒:神生于心,意生于神。意是经过一定修炼而由神而生的功能活动,相当于佛教所说的“阿赖耶识”或今之所谓“潜意识”。也就是不受后天识见思维干扰调控的潜意识活动与功能。这种“真意”须在一定守窍内炼基础上方能产生,称为“意土”。因丹家凭真意而合和神气,故称为“媒”或“黄婆”。《青华秘文》说:“意者岂特为媒而已?金丹之道,自始至终,作用不可离也。”筑基阶段守窍通关,均须凭意为媒而引导之。守窍时为“意守丹田”;通任督时称为“以意领气”。

南宗炼己筑基意在修补耗损,打好基础,炼心在于修命,重在补导精气。先守窍炼心,再守窍炼精。精生气,气冲关后气行任督而炼精补气。守窍炼心时用正呼吸,(呼气时小腹内凹,吸气时小腹外凸)又称调息。通任督炼气时用逆呼吸(呼气时小腹外凸,吸气时小腹内凹),术语称为“橐籥”。任督既通后内气自转,不藉呼吸,称“潜气运行”。至此,后天精气神已渐补足充盛,聚合凝结于黄庭,于中产生内丹的“外药”——先天真气发动,称为“一阳来复”或“子时生机”。得药后即可进入下一阶段修炼了。这表明筑基完成。同时,由于身体基础经“炼已”后得到充固完坚,得到所谓“三全”之验:精满不思欲,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表现出内在精力充沛,健康强壮。在外在上,则表现为“神足现于目光,气足现于声音,精足现于牙齿”等等。


参考资料

最新文章